春药的苦果

一、春药的诱惑(上)

  我和女友是高中兼大学同学,交往那么多年,双方家里早已经同意了。由于我和女友的工作单位都在朝阳区,而我们的父母家都在海淀,无论住谁家都不方便,每天来回三、四个小时的路程实在让人受不了,所以我和女友决定出去租房住。

  现在租房子很贵,我们又想找个好位置的,以至于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合适的,最后还是女友的初中同学介绍了她的一个要找合租的朋友--李佳,房子就在东四十条。我们去看了房子,两大居,房租也还算公道,再加上李佳和她的男朋友很热情很好相处,虽然我们不想合租,但最后还是搬进去了。

  我和女友为了住得舒服点,出了多点钱住到大点的屋子,李佳和她的男朋友就搬到小屋去了。本来决定当天就去换把锁的,但是李佳让她的男朋友主动地将三把钥匙给了我们,本来我就懒得换锁,现在我们俩都有了钥匙,还有一把备用

  的,也就决定不换了。

  就这样过了几个星期,我们也彼此熟络了起来。李佳和我们同岁,1米70的个却只有89斤,瘦瘦的,虽然没有身材但长得确实不错,每天看看这张脸我就感觉很享受,自己常常幻想着把她拉到胯下干一炮的感觉。

  她的男朋友马林比她大五岁,属于又高又壮型,1米85的个,190斤,长得很一般但嘴很甜,估计正因为如此才使李佳这朵鲜花插到他这堆牛粪上。

  再好的性生活,时间长了也会觉得乏味,再加上我常把女友幻想成李佳,所以往往女友刚有点感觉,我就已经射了。我们俩商量下决定试试曾经在网上看过的能让女性更兴奋、更快达到高潮的春药,我们在《七彩虹商城》的网站上订购了女性高潮催化丸,服务还不错,两天就送货到门了。

  在收到货的当晚,我们俩就迫不及待的上床了,我还在床边架起了数码摄像机,要把一会做爱的情景录下来。女友可能想要营造一点气氛,特意穿上了我最喜欢的黑色蕾丝边的内衣裤,外面穿上一套可爱的画着小熊的米色睡衣,再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把自己藏在被子里面。也许是药效还没有开始,女友并没有像我想像中的那么饥渴难耐,也没有那种我向往的风骚样。我心想都干了那么多次了,还用装第一次那样害羞有什么意思?我要的是风骚,好让我能更好的一边干一边意淫李佳。

  一想到李佳,我的鸡巴马上立了起来,也懒得脱女友的睡衣和胸罩了,三下五除二的扒下女友的内裤就要插进去。  女友先是吓了一跳,然后用手握住我的小弟弟,说:「明,我今天不在安全期,你要戴套呀!」

  操,这么多事!我打开床边的抽屉翻了半天,唉,怪我倒楣,全用完了。我说:「我一会记得在射之前拔出来就行了呗!」可是女友死活不肯,一定要我去买。不情愿的我一边安抚已经肿大的老二,一边穿衣服。临出门前,女友还调皮的说:「记得关灯,等你快点回来呦!」

  快点?去最近的药店也要半个小时呢!我一边嘟哝着,一边尽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向药店。在通过客厅的时候,还听见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从李佳他们住的小屋中传出。

  靠,马林这小子真爽!一路上我心里乱七八糟的瞎想。一会想到其实自己的女友论身材相貌都比李佳好,自己却还总想着她,真是应了「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这句话了。一会又想到女友吃了春药,这会药效是不是已经发作了?她会不会等不及先自己手淫呢……好不容易回到家,发现李佳那屋已经没有动静了,怕吵醒人家不好意思,于是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反锁好门一听,果然听见女友带着呻吟的娇喘声。哈哈,自己料得不错,看来药效已经发作了,女友一定自己手淫过了!根据女友这种喘气声,她应该已经有了高潮了,平常这时就是女友最风骚、干起来最爽的时候了。

  果然,我刚钻进被子,女友就一下缠了上来,我伸手一摸,内裤早已经没有了,阴毛已经被淫水浸得攒成一缕一缕的,床单上湿成一片,看来女友已经有了两三次高潮了。

  我一边暗喜这个春药果然有用,一边又暗暗骂道:「小骚货,放着我这么个大男人的不要,非得自己弄,这倒好,不用我费事,一会一定把你再干到几个高潮!」我一手来回摩擦女友紧绷的大腿内侧,一只手顺着女友纤细的腰摸向了我最喜欢的女友的那对大奶子,靠!连胸罩都自己摘了。我看见女友的胸罩已经被往上推到头上,正好挡住了她的眼睛,这样子简直就像是个飞行员。女友这时也没闲着,一手抓住我的鸡巴上下来回搓弄,一手勾住我的脖子把嘴凑了过来。我吸吮着女友柔滑的舌头,感觉到她的舌尖上有些滑滑的却又说不上是什么滋味的东西。不管那么多了,我戴上套子操起女友的双腿,把自己的鸡巴一下插了进去。女友刚刚高潮过的小穴里又湿又暖,让我一插到底,舒服极了!女友也被这种充实感一下子又顶到了高潮,她扭动着蛮腰,配合着我的抽插,嘴里还在「啊……啊……啊……」的不停呻吟着。就这样大力的抽插了四、五十下后,女友全身都紧绷起来,两个大奶子随着我的抽插上下晃动着,双腿紧紧夹住了我的腰,小穴里涌出一股股淫水。女友一边「咿咿啊啊」的叫着,一边还小声埋怨着:「刚才把人家弄到高潮又不继续,幸好这药效够好,不然我又爽不了了。」

  什么,这还怪我?还不是你非让我去买套,真不知道女的都是什么心思,也许女友是被我干糊涂了吧!想到这里,我更来劲了,更猛烈的抽插让女友不知来了多少次高潮,我也射出了这么久以来最爽的一次精。

  过了半天,女友才缓过了劲,捏着我的鼻子说:「看在今天这么爽的份上,刚才你蒙着我头要我给你口交的事我就不计较了,可是下回你可要记得洗干净,刚才那么臭还要射到我嘴里让我咽了,讨厌死了!好了,我去睡了,下回记得听话哦!」说完女友背过身睡觉了。

  我却一下子呆住了,什么口交?!我刚才哪有?!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刚才究竟怎么了?是女友高潮的幻觉,还是……突然想起架在床边的摄像机,赶紧拿过来,倒带重看一边……

  二、春药的诱惑(中)

  果然在我走后没多久,春药渐渐起了作用。在录像中女友白嫩的脸上渐渐浮现出淡淡的红色,也许是由于身体开始发热的原因,女友逐渐的把被子蹬开,她那成熟丰满的胴体完全暴露在镜头中。只见女友双腿交叉紧闭在一起,同时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时不时的还捏两下已经变硬的乳头,另一只手滑向了双腿间。

  我知道女友一向很爱干净,她自己手淫时一般只是夹紧并摩擦双腿,不会用手直接插进去的。果然录像中女友只是隔着内裤在自己阴部轻抚着,不一会女友全身开始冒汗,呼吸也急促起来:「啊……不行了……好……好爽……明……干我……啊……马林……干我……插我……呜……嗯……」他妈的!平时我们在一起做爱时也试过叫别人的名字以增加幻想的情趣,想不到女友刚才自慰时也在幻想着我和别人,看来这春药真是让女友骨子里的贱劲都发出来了。

  正在我看得起劲时,突然画面中我们的屋门慢慢的打了开来,只见一个魁梧并只穿着内裤的男生一下子闪了进来。我的心也一下子提了起来,仔细一看,果然是李佳的男朋友马林!他是怎么进来的?莫非他还有额外的钥匙?看来他早就对我女友不怀好心了。虽然刚刚我已经隐隐觉出了什么,但此时还是又紧张又好奇,到底他对我可爱的女友做了什么?

  见他轻轻的走向床边,眼睛紧紧地盯住了我正在自慰的女友。可怜的女友正在快要高潮的紧要关头,显然没有注意到屋里已经多了一个人,不过即使在平常,女友在没戴眼镜又是晚上关了灯的情况下,也只会认为进来的是我。

  看着女友只穿内衣裤几乎全裸的暴露在别的男人面前,我在懊悔之余,心里竟然还暗暗庆幸自己装了摄像机,而且像机的夜间采景还不错。他妈的,好像我事先知道要录下女友被别人玩弄似的。不过,好歹我能知道自己如何被戴上绿帽子,我不停的安慰着自己。这时录像中女友已经自慰到了高潮,只见她全身不停地抖动,紧闭的双腿慢慢分开……已经湿透的内裤把女友一半的阴户也暴露了出来。马林双眼贪婪地在女友身体上搜索着,似乎连一根阴毛都不愿放过,虽然他的老二早已经翘硬了起来将内裤顶起一大包,但可能由于怕我女友发现,他还是慢慢的走近,哆嗦着伸出手在女友的乳房上摸了一下。

  「明,你可回来了……快来……我要……」女友以为是我,一下子抓住了马林的手。马林没有说话,在停顿了几秒后,他似乎发现女友认错人了,马上就势在女友的乳房上揉搓了起来,不一会又把另一只手也伸了过去。就这样,女友那对曾经只属于我的又白又滑的大奶子,被别的男人掌握了……

  只见马林越揉越快、越揉越用力,女友的两个大奶子被揉搓出各种形状,但她似乎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竟然还伸出双手抱住马林的腰并向自己拉了过来,马林也乐得顺势上了床,脱掉内裤压在了我女友身上。两人距离近了,马林毕竟怕被认出来,恰好女友穿的奶罩是无背肩带的,他于是把奶罩往上一推挡住了女友的眼睛,也许是女友感觉这样看不见做起爱来更爽,居然也没有想摘下来的意思。

  这样一来,马林彻底放开了,一只手不停地在我女友的奶子上画圆,一只手在她全身游动着并停在了大腿的内侧。在如婴儿喝奶般的吸吮着女友尖尖的奶头一会后,马林一只手捧起了她的脖子开始和她接吻,女友也十分配合,主动把舌头伸进马林的嘴里,双手还一下握住了他的鸡巴,上下撸了起来。

  马林这时已经脱掉了女友的小内裤,用手指插进她的阴道里并开始快速抽插起来,快感让女友嘴里不时传出呜呜声。也许是过份相信自己的性能力,马林并没急于操我女友的小穴,而是慢慢站起身来把女友也拉起到跪立的姿势,并用双手把女友的头按到他的裆部,看样子是要品尝一下用我女友小嘴口交的滋味。也许是由于马林刚才和李佳做完爱后没有洗干净,女友皱着眉头舔了两下便哀求道:「明,刚才不是洗澡了吗,怎么还这么大味?我不吸了,你还是快来插人家吧!」

  可惜那个人不是我。马林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一手在女友乳房上用力一捏,趁着女友张嘴「啊」叫痛的一煞,把他的大鸡巴捅了进去,并自顾自的在我女友的嘴中抽插了起来。女友欲拒无从,只好尽量把嘴张到最大,迎合着大鸡巴的抽动,由于合不上嘴,女友口中的唾沫随着一进一出的抽插动作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马林抓着我女友的头前后摆动,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突然他闷哼了一声,右手把女友的头用力按下,左手用力地握住女友的乳房,随着他屁股一阵阵的抖动,我知道他把精液一滴不剩的全射在我女友的嘴里了。

  过了很长时间,在确定我女友已经把所有精液都咽了下去后,马林才放开女友的头,把鸡巴抽了出来。也许是刚才抽插得过于激烈令她呼吸困难,又或许是喝下大量精液时给呛到了,女友失神的躺在床上喘着粗气,雪白的大胸脯上下起伏着,还不时干咳几声从嘴角喷出少量的精液。

  可能怕我突然回来,马林不敢再有进一步行动,他意犹未尽地捏了几下我女友的奶子,再伸手到她小穴那亵玩一会,然后便赶紧蹑手蹑脚的离开了我们的屋子……

  看到这里,想到心爱的女友在不知实情的情况下为别的男人口交,还喝了他的精液,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报复!我不但要李佳替我口交,我还要真真正正的干她,将精液射在她的小骚穴里!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一切都没有在我的掌握之中……

  三、春药的诱惑(下)

  女友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为李佳的男友马林口交了,虽然每当想起这件事,在我内心深处会感觉到一种很异样的刺激,但毕竟自己还是吃亏了,轻易咽不下这口气。在以后的一段日子里,我不停地在寻找时机,一定要把李佳给干了!!

  这天刚好是周五,积压了一周的工作一定要在周末放假前做完,没办法我只好加班,提前给女友打了电话,告诉她自己可能要加班到很晚才能回去,让她自己先睡不要等了。

  好容易做完所有的工作,看看表已经快晚上九点半了。靠,十点能赶回去就不错了,希望女友还没睡,那样还可以干她两次!不知为了什么,我今天的性欲特别高。

  到家时果然已经十点多了,我打开门进入客厅,发现女友那屋已经黑了灯,看样子是已经睡了。李佳那屋的门倒没锁,但也已经黑了灯,里面不时还传出男人闷闷的打鼾声。

  操,马林这头臭猪,准是又大干了他女友一场,累得不行了。我刚要拿钥匙准备回屋,从客厅尽头拐角处厕所透出的一丝灯光吸引了我。是谁?女友的屋门锁着,马林在睡觉,难道是李佳?……我心里一阵紧张,战战兢兢的挨到了厕所门口。

  我惊奇的发现厕所门竟然没有完全关严,透过还留着的一丝缝隙看进去。一股热血一下子冲上了我的脑门,本来老老实实的小弟弟一下子把裤子撑起了一个小帐篷。

  原来里面正是我处心积虑、朝思暮想着要干的李佳在准备洗澡。看样子,她刚和马林干完,趁马林睡了准备洗个澡,因为已经是十点多了,可能也就没太注意连门都没关好。

  我心里暗暗庆幸自己气,决定先饱饱眼福,最后再找机会把李佳干了。这时只见李佳已经脱掉了睡衣,出人意料的是她里面竟然没戴胸罩,只穿着一条淡黄色的小内裤。平时又高又瘦的她,胸前总是看起来平坦坦的,比起我女友那对又白又大的奶子差远了,但此时我才发现她的奶子虽然很小,但是很挺,奶头微微向上翘着,也许是刚刚被马林玩过,李佳的奶子看上去有点微微发红。

  慢慢褪下内裤后,李佳打开莲蓬头开始洗了起来。看她用双手来回清洗下身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实在忍不住了,刚要不顾一切的想要打开门冲进去大干一场时,我感觉一只沉重有力的大手拍到了我的肩头。

  回头看去,不由得一阵心寒,原来是马林!完了,这下还不得炒翻了天。我一边心里想着要如何塘塞过去,一边用眼角余光偷看马林,只见他脸上并没有十分的表情,而是一种似笑非笑的好像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似的。

  马林拉着我慢慢回到客厅,隔了一会,看我不再紧张以后,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想上李佳很久了,现在你又看了这么半天,索性我就成全你,找机会让你上她,不过你也要让我干你女友妍一次。怎么样?」

  我万万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想想女友反正已经帮他口交过了,再被干也没什么差别。我自己还能「名正言顺」的上李佳。不过心里虽这样想,但嘴上还是说不出来,而且上次女友并不知情,如果这次……

  看到我犹豫不决的样子,马林进一步威胁道:「你要不同意,那我现在就把你偷看我女友洗澡的事捅开来,到时看谁好过!再说,上次你肯定看过你自己摄像机里的事了吧……哈哈!」

  操,原来他早知道上次有摄像机,看来他早就设计好了。事已至此,我只好答应了。

  马林看上去很,拍着我肩膀说:「择日不如撞日,你先让我上,等会李佳出来我再跟她说,这小婊子不敢不答应。」我这时头脑里已经乱得一塌糊涂,只得按着他说的做了。

  我用钥匙把门打开一半时,马林已经迫不及待地溜了进去。我傻傻的站在门口,心里的好奇让我决定看下去,当时也不知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只是觉得很刺激,但又有点担心与不情愿。透过月光我看到马林很快的脱光了衣服,掀开被子就钻了进去,女友似乎睡得很熟,没有任何反应。过了一会,从被子的抖动上可以看出,马林正在用他那双肥手抚摸着我女友的身体。

  不一会女友的身体动了动,好像是醒了,「嗯……嗯……明,是你吗?那么晚才回来,还不老实睡觉……嗯……别……快别弄了……啊……轻点,讨厌……嗯……嗯……」操,竟然分不出是我还是别人,女友真是够糊涂的。

  我很不满女友的大意,不过这样也好,女友不发现事情的真相应该算是最好的结局了。可还没等我想完,突然眼前一亮,床头的台灯竟然被马林给打开了!我下意识地把门一带,缩在门后的暗处。他妈的,马林这个龟孙子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居然开灯!我也不知究竟该怎么办,只好躲在暗处,透过虚掩的门缝继续偷看。

  突然亮起的灯光,显然也让我女友吃了一惊,一下子坐了起来使得被子滑了下去。我看见女友的胸罩已经被解开了,一边的肩带已经耷拉了下来,另一边还挂在肩上;马林一只手扶着女友的小蛮腰,一只手抓着女友的奶子,还在不停地捏着。

  等女友看清在被子中摸遍了自己全身的人竟然是马林时,一下子呆住了,一时间也忘了挣扎。看到女友没有过激的反应,以为是默认了,马林的手又开始动了起来。女友这时似乎才反应过来,推开马林的手,跳下床向马林吼道:「你怎么进来的?我要叫流氓了……快滚出去!」

  马林看起来一点也不慌,只是淡淡的说:「别装玉女了,上次家明去买药那个晚上,你早就给老子我摸过,也帮我口交过了,你真不知道那就是我吗?!」

  女友被他这一句话给吓住了,其实她也起过疑心,并向我变着法的探听过几次。这下被马林说破了,心里一定一时接受不了。

  看着女友目瞪口呆的样子,马林继续说:「你要不想让你男朋友知道,就乖乖跟老子我玩玩吧!哈哈哈……」这龟孙子又用这招了。

  女友咬着嘴唇,似乎被说动了,因为我知道女友很在乎我,一定不想让我知道……看到女友的反应,马林突然一把将女友拉了过去,毫无准备的女友「啊」的一声就又倒在马林的怀里了。女友在床上无力地挣扎了几下,但她的力气显然不是马林的对手,再加上马林刚才的话确实也打动了女友,所以挣扎了几下看到无法挣脱也就不动了。

  女友的顺从让马林十分兴奋,双手不停地在女友的身上摸索着,尤其是女友的两个大奶子,在马林大力的揉搓下变换着各种形状,显得更加丰满,敏感的乳头在挑逗下已经变硬起来。

  马林开始试着要亲吻妍,但妍紧紧闭着嘴,不让他的舌头进去。试了一会,发现不行,马林开始吸吮起妍的乳头,同时把手向妍的下身摸去,妍连忙把腿蜷起来夹紧。马林果然经验丰富,用手在妍的大腿与屁股上来回抚摸揉捏,时不时的用手指隔着内裤狠狠地按着妍的肛门与阴户。

  妍渐渐的有些受不了了,身体不断地抖动,双腿也不再夹得那么紧,反而慢慢地分开了一些,马林就势把妍的内裤褪了下来,手指也同时伸进了她的小穴中并来回抽插着。不一会,妍已经开始淫水直流,虽然尽力在忍着,但最终还是轻轻的「呜……呜……」呻吟了起来。

  马林拔出手指在我女友的面前挥了挥,也像在向我炫耀一样说道:「看,好多水,好湿呀!小骚货,是不是已经想要了?」

  「你要进来就赶快吧,明快回来了……」妍无奈地哀求着。马林似乎也忍不住了,一手分开妍的双腿,一手扶着阴茎对准妍的小穴慢慢地插了进去。

  我看着自己女友终于被别的男人占有了,心脏扑通扑通的简直要跳了出来。马林慢慢地挺进他的腰杆,鸡巴在我女友的阴户外面一点一点地消失,直到完全没入妍的体内,这时两人接合的部位只能见到一丛乌黑的阴毛。

  停了一会,马林便抱着妍的屁股开始抽插了起来,妍再度咬紧嘴唇努力不叫出声,但随着马林的动作越来越快,妍的眉头也越皱越紧,显然忍得十分难受,满脸通红的甚是可怜,但女友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不叫、不配合马林的抽插。

  我在门外看得入了神,只觉得小弟弟很涨……突然小弟弟被人从裤子里解放了出来,刚刚觉得空气中的凉爽,小弟弟就进入了一个又热又湿的地方。这一切似乎都是在一瞬间发生的,我低下头,发现李佳竟然全身赤裸的跪在我面前啜着我的鸡巴!

  「你……你怎么……」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别说了,你不想要我吗?妍不是正在被马林干着吗?你就也来干回我吧!」李佳说完,用舌头开始细细的舔起了我的老二,不一会我的鸡巴就涨到了极限。

  李佳转过身,用一只手撑着趴在虚掩的门上,并尽量把屁股抬高,同时一只手握着我的鸡巴插向她的小穴。坦白说,那时我已经不知所措了,在李佳的引导下,我终于干进了梦寐已久的小穴。

  我开始疯狂地抽插起来,李佳也不顾一切地叫了出来。开始我还怕会被妍听到,但随着性欲的高涨,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埋头在李佳背后一出一入地快速抽送着。

  也许是用力过猛,半掩着的门被我们撞开了,我和李佳一下子冲进了屋内,我一时愣住了,竟忘记了抽插,只是双手扶着李佳的腰,鸡巴仍停留在她的小穴中。妍这时也看到了我们,从她的眼中我看到了羞愧与失望,她没想到以出卖自己身体来换取保密的事还是被我看见了,更没想到的是,与此同时我竟然也正在干着欺辱她的男人的女友!

  李佳看我停了下来,她开始前后摆动身体主动套弄着我的鸡巴,快感让我渐渐忘记了一切,又开始抽插了起来,李佳也开始忘情地叫了起来。我一边干着,一边看着妍那边似乎也发生了变化。

  妍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要和李佳比一比,「啊……啊……嗯……嗯……」压抑已久的淫叫声终于冲出了我女友妍的口,同时妍也开始变得主动起来,她竟然用双手抱住马林的屁股用力地按向自己,帮助马林加快抽插的力度与频率。但马林显然不想过早结束,他就势抱起妍然后自己仰面躺了下去,这样就变成了我女友坐在他上面的姿势。大家都知道,这个姿势令阴茎能够插得很深,龟头可以直达子宫口,女的一般都能很爽,得到更大的刺激,而男的却由于不用动而能节省力气延长射精。

  果然妍变成坐在上面之后,动得更加疯狂,她双手按在马林的胸口,屁股不断起伏,像骑马一样忘情地套弄着,忘我的淫叫加上胸前的两个大奶子上下晃动着,足以让任何男人疯狂。马林看起来很的样子,双手时而揉搓着妍雪白的乳房,时而用力地拍打着妍丰满的屁股。

  「啊……啊……干我……快……好爽……好大的鸡巴……快插死我了……呜呜……我到了……啊……啊……」一时间这小屋里充满了淫叫的声音,也不知是我女友妍的还是李佳的。

  再看妍那边,不知何时她已经变成跪在床上翘起屁股,马林去到她后面插入又干了起来。女友似乎已经有了好几次高潮,现在只是毫无力气的趴在床上,任由马林大力地抽插,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

  从背后插了好几十下后,马林逐渐加快了速度,在低吼一声后,屁股一耸一耸的射在了妍的体内。受到眼前景象的刺激,我不一会也在李佳的淫叫声中把精液毫无保留地射了出去……

  在我射完后,李佳竟主动地把我已经变软并沾满了精液的鸡巴含在口中舔干净。我舒服的哼了两声,已经被马林干得精疲力尽的妍似乎听到了,看见我和李佳的举动,妍一下抱住了马林,主动把嘴伸过去和他吻了起来。马林有点意外,呆了一下后,随即马上贪婪地把他那肥大的舌头伸进了妍的小嘴里。

  我看到自己女友和别的男人把舌头缠在一起,马林不停地把唾沫送到我女友的嘴里,并用舌头引着妍的舌头舔向他那发黄的牙齿……

  「我们去那屋吧,我今晚还要让你干个够。」李佳拉着我出去了。

  后来我又干了李佳三次,就这样渡过了那个淫乱的夜晚。

  第二天,在女友的要求下,我们很快租了别的房子搬了出去。我和妍似乎达成了默契,谁也没有追究那晚发生的事。很长时间以后,我在与妍断断续续的交流中才了解到,我和李佳走后,马林又干了我女友三次,还强迫妍舔他的屁眼与脚趾,而且还乳交了一次。

  他妈的,简直拿我女友当妓女,真后悔没有虐待一下李佳,都怪当时她太主动,我都不忍心动粗。现在想想,这一切可能都是马林与李佳计划好的。操,不但妍被马林玩了,我自己也像是被李佳给耍了。

  气愤之余,我追求刺激的心理却得到了,我知道妍已经不再是只属于我的了,我们以后的性经历一定更加丰富多彩了。

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