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媽媽許晴的綠色暑假 作者Yamatake1977性手書生
週六下午,早早下班,趕回家打我的On Line Game!

對了,雖然都我是三十五歲的成年人了,但一直沒離開過我的遊戲世界。

打開PS-4,要玩哪一款好呢?

看看表,老婆還有大半個小時才回到家,那就~先來一場沙灘排球吧!其實運動遊戲我並不喜歡,但這沙灘排球卻有一種~惡趣味!

因為~

因為裏面有一夥“乳搖”問題嚴重的軟妹子,每個都美若天仙,天使般黃金比例的身段,還有魔鬼誘惑般的曲線,乳浪滾滾,美臀翹翹!

而最吸引我的地方還在於~

她們容易被欺負,都是那種輕易就能讓壞淫推倒的純情弱女子,叫人憐愛又想淫欲而後快!

當打失了球,她們就會楚楚可憐的跌趴在地上,搖頭扭腰,眉目傳情,豐乳亂晃~晃的人氣血翻湧,實在很能滿足我這種跟老婆慣于循規蹈矩愛愛的男人,能讓我倍覺刺激!

說來也怪,自從玩起了這類遊戲,在另類情欲想像下,提高了我和老婆愛愛的次數和品質!

我每次把自己想像成猥瑣的排球教練大叔(當然只有我知道),然後把我老婆當成失球丟分的女排球手,把她撳在床上,叫“教練大叔”肆意施予性愛的懲罰,發洩不倫欲望!

那一刻的“幹勁”~真非平常週六日交差性愛可有的別樣滋味!

開動了遊戲,一大波的美女們向我喊到“乾巴爹”!

我肉棒都立即要硬起來充當遊戲手柄的大搖杆的意思!“給我受精懲罰吧~你這夥大奶淫娃~~”

晚上七點多~剛吃過飯的我又回到書房打遊戲,當然,老婆已經回來,只能打“正常”遊戲了!

突然,老婆走進了書房!她一身睡衣,原來已經洗了澡,梳洗過的老婆體香撲鼻,雪白滑嫩的皮膚襯得她成熟少婦的身段特別誘惑!

所謂一白遮三醜,我老婆美琪雖然不是什麼天資國色,但像我這樣的一個城市裏平凡的屌絲NPC,有她這樣一個眉清目秀,白淨豐腴的老婆,雖然不是長腿爆乳豪放B,也已經羡慕死其他百姓NPC了!!

美琪是潮汕妹子,那邊的女人受家風影響,普遍溫順賢慧,不只對我體貼照顧,對其他需要幫助的人她也很熱心。

說起老婆,像我同事那些老婆,不可能讓老公一回家就埋頭打電玩,我的美琪就不會了,平常這時候,她洗了澡就會自己去看看電視劇,不會打擾我,然後九點多她自個會先睡(沒有我的性要求的話),所以嘛皮膚保養的很好!

今晚她突然進來找我,是為什麼呢?我也有點意外!

老婆走到我坐的躺椅前,府身抱著我親了一下,她這臉蛋真有點像我最近喜歡的一個SI女優~白石真琴。

真琴妹子眉清目秀,小鼻子直挺,小咀唇嘟嘟,一把長長黑髮隨肩披散,一副鄰家的軟妹子模樣,看見就想保護著她寵著她,而身材啊,真琴和我老婆那對C奶也是真材實料的,而美琪當然沒做女優的那種騷,可人妻味更勝,畢竟真的是人妻嘛!

這一下被她一抱一親,她身上的肉香和少婦散發的體騷讓我有點受不了,對著她又聞又親,雙手還直接對她的C奶和肉臀施襲!

“嗯,壞老公,老是對人家好色!哈哈~”老婆邊笑邊掙扎開來,讓我先聽她說話!

原來,今天早上出門她沒注意,把內衣褲晾到陽臺上,而安裝在陽臺外的延伸活動衣架上的衣服,因為風大了點,剛才她收衣服時,勁風一陣,就失手把整個圓環衣架掉落,直接掉在樓下鄰居的陽臺晾衣的竹竿上!

於是我的一些內衣褲和她的內衣褲、胸罩都全部滯留在樓下鄰居那裏了!

我忽然明白,怪不得剛才對老婆上下求索的時候,一摸就發覺她上身下身都沒有“保底”!

她這進來找我是想讓我到樓下去找鄰居把東西拿回來。

我說我正在任務連線中,問為什麼她不自己去呀?老婆說她一來自己沒穿內衣褲,覺得很不好受,而且還要走出家門外就更不習慣,萬一走光了就醜死了!

潮汕妹子還挺保守的,我雖然也會買點性感內衣褲送她,但她只敢在家裏穿,要上街一定會穿一些少些走光露底機會的款式!可美琪還說有另外的原因~

老婆有點吞吐,我正在打遊戲,正緊張,急著讓她回答,聽我稍為強硬的語氣,美琪她才終於說出讓她尷尬不敢自己去要的原因!

就因為樓下那個錢大叔,美琪說他有點那個猥瑣。

什麼?

我一聽樓下的大叔猥瑣這兩個字,心裏好像來了什麼勁,就撳停了遊戲,繼續問我那是怎麼一回事!

老婆說好幾次在上樓梯時碰到過錢大叔,只要她穿的是稍為短一點的裙子,錢大叔就會故意落後,從後慢慢跟著並保持一定距才上樓,而這正是因為能在低處向上看,錢伯伯就可以看到站在高處的她的裙底,肯定是有意偷窺的!

聽老婆這麼說,我頓時代陷入了那情境,幻想起短裙搖擺下,老婆裙子裏被小三角褲包裹住的肥美臀部,和一雙扭擰生姿的玉腿,那風光真是~

“老公,你發什麼呆啊?”老婆美琪這一問把我的幻想中斷了!

老婆接著說樓下的錢大叔還常常故意在樓上往上看,看她晾衣服,老婆一開始也沒注意,後來才知道錢大叔特別認真看她掛胸罩,晾內褲的動作!就是這些原因她害怕,不敢自個到樓下去把東西要回來!

“老公~”美琪搖了搖我的肩膊!

???
我才又從腦海中那一個老頭偷看美琪晾內衣褲的畫面中~中斷回來!

我馬上答應美琪說:行,我完了這一局就到樓下找錢大叔。

老婆甜美一笑,親了我一下!“那拜託你囉老公,人家光著屁股,到處走,混身不自然的,謝謝!”說完美琪就轉身出了書房!

我這時並沒有馬上再啟動遊戲,目光也沒有回到電視螢幕,拿著手柄,看著走出書房的老婆,她穿著一件粉藍色兩件套,印著星星點點般小白花紋的睡衣,可在我眼中好像看透了她衣服的裏面,一個身材勻稱,色白膚滑的肉肉的少婦的肉體!

突然間,我想起另外一個女人,想起一段似曾相識記憶!

眼前的影像忽然模糊,像來了一層霧氣,霧漸濃,又漸淡,一段二十多年前的往事像放影片一樣,在眼前顯現了出來!

那是我剛讀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在學校我是個成績一般,同學很喜歡,老師挺注意的“三好”學生!

哪三好?分別是~好事,好動,好奇!

讀書成績還算中上水準,父母不多擔心我的學業,那時候,爸爸是工廠裏的小領導,媽媽也是工廠裏的會計員,家裏生活也算中等水準!所以90年代初,我已經有了一台超級任天堂遊戲機。

可因為要上學,媽媽平常總是把遊戲機鎖起來,只讓我在週六周日的時候玩一玩!

可為了打遊戲機,我就經常跟媽媽頂撞,有時很恨她,因為一些成績比我差很多的同學,他們的媽媽都沒我媽媽那樣狠心,只給允許我在週六周日的時候碰一下遊戲機!

媽媽對我學習上的要求不高,可對我犯錯的事情上就會很絕,該罰的就都不輕放!

親戚說我媽長的像那個什麼許晴,就是在最近那電影《老炮兒》的那個脫了褲子讓馮小剛從後用老炮幹的那個,樣子是挺像的,和我媽年輕時對比,我媽那時的身材也不遜于許晴!

可我小時候那時不太知道許晴是誰,只覺得媽媽長得身段高挑,皮膚很白,黑眼睛,高鼻子,小咀唇,我看著就只覺得很舒服,很想親近!

在我回憶的這件事情裏,我不如就把我媽叫許晴吧,大家如果看過許晴這女明星,也好投入一點吧!

而我覺得媽媽最好看的就是她那雙腿,潔白光滑,小時候在家看她打掃衛生,可能是不擔心家裏有其他人吧,我媽總會穿上一條像裙子一樣的睡衣,穿上後,最短處剛剛蓋過她圓圓很翹的屁股~

那是她會不經意的在做家務時秀出一對曲線長短勻稱的白腿,很美!

看到那雙白腿交疊、抬動、扭擰,我總會看上一會,覺得很好看,有時媽媽穿的睡衣很薄,她又不戴奶罩,也因為她做家務的不經意,我也可以從她彎腰俯身瞄見她兩只有東北大饅頭大,嫩白滑溜的好看!

可小時候除了這些~我也沒發覺媽媽像什麼女明星,她平常穿著打扮並不花姿招展,只是衣服配搭上,她很有心思,總能讓人看得自然順眼!

媽媽就是那種甘於為家庭付出,生活儉點的典型的家庭婦女。由於我爸是個小領導,整天跟著大領導走南闖北,在家裏,我媽的確撐起了家庭的半邊天!

有一天,週六。我早早就放學回家等媽媽,等她回來釋放我的寶貝遊戲機!可她卻因為買菜,晚了將近半小時才回來!我急呀,在她回來的時候就抱怨起來,媽媽向我說對不起~

其實我媽媽也挺溫順的,對人客氣,很有禮貌,對我也很愛護,而有一點她做的比其他媽媽好,就是做錯了事她就評我,做對了事她就獎勵,可就因為她晚了回來,我埋怨會少打半小時的遊戲,故意把書包裏的書本和鉛筆盒亂丟!

媽媽沒罵我,可能是她感覺是自己不對吧!

“咚咚叮噹~咚咚叮咚叮呼”這時候電話響了,這時間一定是爸爸打電話回來的!

我怕了,怕媽媽向爸爸告狀!因為我最怕爸爸,爸爸會打我!

我雖然扮作轉過臉生氣不看她,可耳朵卻認真聽媽媽接電話~

“喂~晚上又加班?”媽媽對電話另一邊說!

真的是爸爸打來了,可媽媽卻沒有對爸爸告我的狀,我在旁才松了口氣!

又聽到媽媽埋怨爸爸幾句,說吃飯老是要喝酒!然後就匆匆掛了電話!我卻樂了,因為爸爸這一去會很晚回來,我就可以多玩些時候才睡覺!

因為媽媽膽很小,不敢一個人睡,她會等爸爸回來後才睡的,所以爸爸不在,她會讓我陪著她,所以我也有藉口一直打遊戲!

那是夏天,傍晚七點天還亮著,吃過晚飯我又繼續打遊戲,玩的是超級瑪利,這遊戲很多同學都通關了,我還沒有,覺得倍沒面子,發誓這晚一定要過!

我媽媽呢?她收拾碗碟後到陽臺上收衣服!

很快,媽媽又回到客廳來到我面前跟我說:兒子,幫媽媽個忙,到樓下楊爺爺家,說我們的衣服掉在他家陽臺上了,不好意思,請他讓你拿回來好不好?

我一聽,不樂意了,超級瑪利這遊戲怎麼能中途停掉呀,我說我不去,這遊戲不能停下來!

媽媽見我說不,又說了兩次,我還是不理她,我感覺媽媽有點氣了,可她沒有罵我,然後她又說:媽媽讓你幫個忙也不行嗎?

我說拿衣服又不是什麼大事情,為什麼要讓我去?

媽媽好像想說又不知怎麼說,歎了口氣,轉身回房間,然後,我一瞄,媽媽穿了一條帶七分袖的草色圓領長裙從房間出來,她走到門前,打開了門,然後轉身對我說:媽媽到樓下拿回衣服,很快就回來!

說完媽媽就出了門,關上門,聽著她的腳步下了樓!

我想,媽媽為什麼那麼不原意到樓下了呢?我記得早些時候也試過衣服掉到樓下去呀,媽媽也是自己去拿回來的,哦~對了,那天~爸爸是在家的!

想到這我又怪媽媽了,這媽媽真是的,爸爸在家她就不找爸爸去,我在家她就找我去,分明是欺負小孩子呀,我現在可是在做正事呢!

突然想到媽媽剛才那聲歎氣,好像很為難很不開心似的,我又有些感覺不怎麼爽,畢竟媽媽平常那麼痛我,可我又奇怪了,她拿衣服有什麼難為情的?樓下楊爺爺他~

說起這楊爺爺,年紀夠大的,跟我爺爺差不多,六十多歲,可長得啊比我爺爺樣子老還難看,真的,臉長,咀大,肥矮,皮黃,肚腩圓鼓鼓,他的樣子像電視劇西遊記裏面~那~小雷音寺裏的羅漢,妖怪變的羅漢!

不過楊爺爺人不凶,就是整天沒事拿著蒲扇在社區樓下裏晃悠的無業獨居老頭,最喜歡跟附近像我媽媽年紀大的阿姨聊天!

在學校,老師說人長的樣子不好看,不一定是壞人;可我呀總覺得不是的,卡通片裏的壞人長得都很難看!

對了,說回楊爺爺,他說起話裏有話來也怪聲怪氣,看著人的時候兩隻眼會溜溜的轉,就是賊眼溜溜的那種,好像在打什麼壞主意!有同一社區住的同學說啊楊爺爺像電視劇那些~反動派特務頭子,會把人給抓去的,所以我們都不大敢靠近楊爺爺。

想到這~我突然明白媽媽為什麼特不願意下樓找楊爺爺,媽媽可能也會怕他!

想到媽媽要進楊爺爺家,我心裏不自然的想到一些壞人欺負好人的電視劇,想到爸爸不在家,媽媽一個人會不會被楊爺爺抓起來呢?我也是愛媽媽的,不能讓媽媽被壞人欺負!

“嗒”撳停了遊戲,我轉身到陽臺去,搬過小板凳,靠著陽臺牆腳站了上去,把頭伸出陽臺向下看,想看看楊爺爺家,可當然看不到什麼!

哎?我馬上想起昨天物理課老師讓我們回家做的那個手工製作潛望鏡!

對了,有辦法了!

我馬上跑回自己房間,把書桌上擺著的長約一米,可伸縮長短的潛望鏡拿起來跑向到陽臺,站到小板凳上,我把潛望鏡拉長,伸展出約一米半,潛望鏡的一頭下探,長度剛好可以越過陽臺最下面,窺視鏡頭對著楊爺爺的家!

我就站在自己家陽臺邊,湊過臉,通過這鏡面反射原理的潛望鏡去看楊爺爺的家,單著左眼,集中精神看鏡面裏反影的畫面!

可是~

楊爺爺的家裏好像沒人啊,我側頭看看他家陽臺晾衣架子,也沒看見掛著任何衣物!正在不明所以的時候,聽到鑰匙的聲音從家門外傳來~

是媽媽!

這麼快就把衣服拿回來啦?是呀,我剛才想事情是想了好一會才決定去偷看一下的,這時間媽媽都已經夠時間把衣服拿回來了!

我趕緊把潛望鏡收回來,跑著回到房間,把東西放回書桌上才又走出自己的房間,媽媽開門進屋了!我一看,她手上拿了好幾件衣服,有我的衣服也有她的~衣服,還有奶罩,內褲!

就是嘛,衣服都拿回來了,不用我去嘛!

可這時我卻見到媽媽兩邊臉上都有些發紅的!怎麼啦她這是?噢,是了!因為都有女生穿的衣服,媽媽要找楊爺爺去要,當然會怕羞呀!楊爺爺再老也是男生嘛,一個女生找男生拿內衣褲和奶罩,怎麼會不臉紅呢嘻嘻~

可媽媽表情也沒什麼不開心,也沒什麼~害怕的樣子呀,楊爺爺應該沒欺負他!我就放心了,裝著什麼事也沒發生過,繼續打我的遊戲了!

過了幾天,六一兒童節,學校放假一天,可開心死我了,因為爸媽都要上班,我可以打一整天的遊戲機了!

可是~媽媽沒有這樣“好”!遊戲機還是給鎖在他們房間的一個木櫃子,那天媽媽不讓拿出來,說這是跟我的約定,不能在週六周日以外的時間打遊戲!

我氣的大吵大鬧,可我估計媽媽仗著爸爸在,怎麼也不答應!看著爸爸和媽媽下樓上班去了,我跺著腳,可恨媽媽了,打定主意,這一個星期都不理她了!

好不容易,在家看電視,玩模型車,打發了一天!

終於等到媽媽下班了,她拎著幾個塑膠袋買菜回來,我裝作沒看見她,自個兒看龍珠漫畫!媽媽也沒跟我說什麼,放下東西到廚房裏做菜去了!

這時,看著手上看了又看的漫畫,真無聊!心裏埋怨起媽媽來了~

今天好歹是放假啊?其他的同學打遊戲機打的有多高興呀?我卻沒能玩!這都是媽媽的錯,她太壞了,放假也要管著我~
我要她也不好受!!!

突然間,我想到一個報復她的辦法!嘻嘻~

看媽媽正忙著做菜,我走到陽臺把放在一旁的小板凳靠到牆腳邊,站了上去,媽媽早上晾的衣服迎著風晃悠晃悠,曬著太陽,好舒服的樣子,可我今天就夠不舒服了!

好,我要讓媽媽後悔!打定主意,我轉過頭看媽媽還在廚房裏,就伸著手把那內褲和奶罩連衣架拿高,移開,然後瞄準樓下楊爺爺家陽臺豎在外頭的晾衣架,趁著風不大~手一放!

“嗖~”
“哢~噌~”

這一聲,衣架帶著內褲和奶罩穩穩的橫落卡在那長了小叉的鐵架上子,衣服被衣架勾住了,妥妥的,沒再往下掉!

計策成功!

看到手氣好,我得意了,心理那個爽啊,暗笑著媽媽,看你待會是怎麼為難的樣子,哈哈~

回到自己房間,我裝做玩模型車,裝做~什麼也沒發生過!

晚飯過後,媽媽到陽臺收衣服,我就在客廳看電視,偷瞄一下,要看她在知道衣服又掉到樓下時候有什麼反應,我幾乎忍不住要笑出聲來!

這時媽媽果然發現了衣服又掉樓下楊爺爺家了!張望了一會,她搖搖頭,真的又難住她了,像她要轉身,我趕緊低下頭!

感覺媽媽好像看了看我,我呢~當然是頭也不轉的看電視,還開心的哈哈笑!

媽媽沒過來找我,站在陽臺上猶豫了一會就回房間,出來的時候把睡衣換了便服,我又偷瞄她一眼,媽媽一臉不情願啊,哈哈~不提有多解氣!

我心裏暗爽:誰讓你不給我開遊戲機啊,我就讓你去楊爺爺家,讓壞人嚇嚇你嘻嘻~

心裏正得意,媽媽已經打開門,腳踏出門時候好像吸了一口氣,才跨步出去的!門關上了,可我感覺到她在門外站了一會才下樓去,突然我像真的明白她心裏真的是怕些什麼的。

可又不知道為什麼她要怕,媽媽也是個大人了啊,難道跟我們小孩子那樣也怕楊爺爺是反動派?

這次,我沒多想回房間拿起準備好的潛望鏡,走到陽臺站在小板凳上,把潛望鏡調節好位置,就往下探看!

這楊爺爺的家,裝修好簡單,傢俱也不多,還都是老款的。可能他平常一個人住吧,所以傢俱不多囉!從潛望鏡反影的情況,他家裏只亮了客廳裏的光管,整個屋子,很冷清,還有點陰森森的,不過情況看得還清楚!

但潛望鏡看到的範圍不大,我只好轉動著掃視屋子裏的其他地方!

這時鏡頭掃落在客廳靠裏邊的角落,那裏放著一張深棕色大沙發,這大沙發像一塊塊蛋糕拼起來似的,款色老舊,再向裏看,我就看到大沙發前站著一個人還坐著一個人!

那個站著的是~楊爺爺,而我媽媽就坐在他跟前的沙發上,媽媽好像有啲怕,背往後靠在沙發上,像是怕楊爺爺伸手就抓到她!

這楊爺爺手上~拿著我媽媽的內褲和奶罩,臉上在笑,但笑容怪怪的,他眼睛盯著媽媽看來看去,咀一邊說著什麼話,像在跟媽媽說些什麼~

可我媽媽沒敢去看他似的,低著頭,往一邊看,偶已張張咀像回答楊爺爺問話似的!

這情況~怎麼像特務頭子審訊犯人呢?

楊爺爺跟媽媽說些什麼呀,為什麼媽媽好害怕的樣子呢?我正在奇怪,媽媽突然站了起來,楊爺爺把衣服遞給她,媽媽趕緊伸手接過,點了點頭,像說了聲謝謝,然後楊爺爺轉身走到大門去,媽媽也跟著他,楊爺爺把門打開,媽媽就拿著衣服出去了!

我馬上收起潛望鏡,快步把東西放到房間去,又回到客廳坐好,不一會媽媽就回來了!也是沒有說話,臉也是紅紅的,表情~卻比上一回更為難似,眼晴好像有點紅,像要哭那樣子!她手上有拿回來那內褲和奶罩,媽媽卻沒有那到陽臺去晾,直接拿著進了浴室!

我心裏一時很開心,因為媽媽嚇怕了,我報復打擊圓滿成功,可看見媽媽那莫名奇妙的樣子,我又覺得自己有點不應該那樣的!

看見媽媽進了浴室好一會,我不知為什麼有點擔心,就偷偷走到浴室門前,門沒關上,留了條縫,向裏邊偷看,浴室裏,媽媽站在浴台前,浴台邊上放著她的兩件奶罩,她手上卻拿著兩條內褲,我奇怪了,媽媽舉起那兩條內褲看得入神!

我突然想~不會吧,是不是掉下去的時候正巧,那晾衣架把內褲弄破了或是穿了孔?我仔細看,由於距離近,媽媽的兩條內褲一條是紅色一條是黑色,顏色深,這時我好像~看到兩條內褲上沾了一沱一沱的~白色的~“鼻涕”!

媽媽就這樣站在浴台前,看著內褲上那些鼻涕入了神!

我想到了,原來媽媽那麼為難的樣子是楊爺爺把鼻涕弄在了她的內褲上,弄髒了,而且鼻涕那麼噁心,弄在自己穿的褲子上,當然不開心啊!

想到這我又覺得好笑了,媽媽你活該呀,誰叫你不讓我玩遊戲機,現在楊爺爺捉弄你,幫我出了氣,哈哈,哈哈~

我心裏覺得很好笑,幾乎怕笑出聲,就悄悄的回到客廳上繼續看電視!

那天晚上,我打定了主意,以後媽媽要是讓我生氣,我就把她的衣服扔到楊爺爺家,讓楊爺爺把鼻涕沾在她的內褲上,好,就這麼定了!

好了,我真的說到做到,又一天,媽媽答應帶我去看老夫子的電影,可因為她單位要開會要學習,結果沒能去電影院,我當然生氣啊,因為同學們都看了,只有我沒有看到,倍沒面子呀!
於是第二天傍晚,我又趁媽媽去做飯,故意把她的內衣內褲扔在楊爺爺家的陽臺晾衣架上!

吃過飯,媽媽又去收衣服,結果~當然發現衣服又掉下去了啦!

看她站著發了一會呆,我當然裝做不知道啊,後來媽媽還是先回房間,換了衣服出來,開了門到樓下去了!

看見自己的報復又成功,想到待會媽媽拿著沾了楊爺爺鼻涕的內衣褲回來那厭惡的樣子!我覺得好笑,在沙發上邊笑邊打起了滾!

笑了一會,我就繼續看電視,看了一會,覺得怎麼這麼久,媽媽還沒回來呀?

記得上一回,她很快就把衣服拿回家了~難道她還到樓下買點東西才回來?

其實我也的確害怕楊爺爺真是反動派特務頭子,會把好人抓走,尤其怕媽媽被抓走,因為我媽膽小,容易被欺負,所以楊爺爺一定會先欺負好人的!

越想越不安,我趕緊又拿潛望鏡去看,誰知道這一看,嚇著我了~

楊爺爺和我媽媽兩人相對的站在客廳沙發的邊上,那沙發上放著一遝衣服!可當時楊爺爺他正把自己的褲腰帶一松,穿著的那軍綠色牛頭褲馬上脫落,一下卡在他的雙膝處,可已經足夠暴露他的下體!

而當時我跟我媽媽應該是同時看到楊爺爺那~下體是穿著一條女裝內褲~

那~那不就是我媽穿的其中一條內褲嘛,我認得,是淺黃色的,邊沿還襯著花邊!然後這時的內褲卻穿在楊爺爺這個男人身上,包住了男人的雞雞~不對~應該是繃緊了裏面一根昂頭挺胸的大雞雞,從潛望鏡裏也能看出三分之一的雞雞頂出了內褲,紫色的蘑菇頭冒出了邊沿,像在跟我媽打招呼!

我媽顯然嚇了一跳,馬上退了一步,扭頭不敢看!

楊爺爺卻上前半步說了句什麼!媽媽當時嚇蒙了似的只是搖頭,不看不動更不說話,顯然都不知道要怎麼面對處理!

楊爺爺得寸進尺似的,邊說些什麼邊把那內褲直接脫下來,一併脫落的牛頭褲就扔在地上~

哇塞~楊爺爺的雞雞就這樣亮了,除了爸爸,我是第二次看見男人長大了的雞雞!

而楊爺爺那一根跟我爸爸差不遠,還挺神氣的,沒了內褲包裹著,它向上舉起,除了紫色的蘑菇頭,整一根都是巧克力顏色,那個粗啊大啊讓我覺得是那個雄赳赳的,昂起來直對著我媽;而且它還會動,離遠看去,正在一抽一抽的向上動著也像在晃著,也不知道是楊爺爺讓它動還是它能自動呢?

我那下才看清楚楊爺爺的大雞雞,楊爺鶬已經上前半步把內褲塞到媽媽手裏,媽媽嚇得像腿軟似的,人又後退一步,手一震,那帶著男人體溫或者~還帶著男人雞巴味的內褲直接掉在地上!

同時媽媽好像站不穩了,身體搖晃了幾下像要跌倒,我猜她是被嚇得不行吧?

而楊爺爺呢,人也還好,看見我媽要暈倒那樣就趕緊再上前半步,一下子迎面把我媽媽抱著,然後轉身,把我媽扶過幾步,順勢向旁邊的沙發上坐下去!

媽媽這時好像要躲開不讓楊爺爺抱著或是不想坐到沙發上,但卻遲了,被動的跟著坐倒在沙發上!

媽媽當時掙扎的動作也怪怪的,想推,想擋好像又不敢觸碰到楊爺爺,我想了一下就明白了,楊爺爺是光溜溜沒穿褲子啊,男生這樣露著雞雞,女生看見當然會害羞嘛!

兩人才坐在沙發上,楊爺爺就翻身把半側著身子的我媽壓在沙發上,他肚子下的磨菇頭大雞雞也跟著搖擺起來迎上我媽媽,楊爺的頭先靠近我媽,竟然用咀去親我媽媽,還伸出他的松皮般的毛手摸我媽的大腿和屁股,媽媽那時卻像整個人凍僵了,側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看得出她在發顫,表情既怕又厭惡!

這樣一陣子,楊爺爺居然繼續使壞,用手捏著我媽媽衣服上的鈕扣,是脫我媽媽的衣服了!第一顆,第二顆鈕扣一下就解了,媽媽衣服的領口馬上鬆開了一道,直接露出了胸脯的肉,這一下我媽媽突然像人被弄醒了,身子一坐直,同時咀裏說了一句什麼的,楊爺爺就呆了,雙手沒再動了!

媽媽雙手終於用勁的把貼在她身上的楊爺爺推開來,媽媽坐起來同時一手捂住襟領露出的胸脯,轉過身站了起來~

媽媽要走啦?

快走吧!我心裏說,雖然我是想“教訓”一下媽媽的,但看見楊爺爺在女生面前脫褲子露雞雞,那是很不對的嘛,還要脫我媽媽的衣服,男孩子不能這樣對女生,老師知道是要記過錯的,我心裏也有點怪楊爺爺使壞,所以我希望媽媽快點走開!

但站起來的我媽媽有點慌,好像一下子不知道怎麼邁開步,而背後的楊爺爺出跟著從沙發上站起來,難道他要把我媽媽捉住撳回到沙發上繼續脫我媽的衣服?

楊爺爺也沒有這麼做,可他手裏拿著剛才散落的內衣和奶罩,上前對我媽說了些什麼,我媽媽身子又凍住了似的,剛向前邁的右腳縮了回來,站定在地板上,好像要回過頭看楊爺爺又不敢!

也沒等我媽什麼的,楊爺爺一下從背後把我媽抱住,向上用力舉起,我媽媽立即雙腳離地,然後我媽就像抱小孩那樣被楊爺爺整個抱起來,轉身,再次放倒在沙發上!

媽媽整個人都像軟了,在沙發上幾乎是仰躺著,楊爺爺坐在一旁,把身子靠上去,半壓著我媽媽,又去親我媽媽。

媽媽側著頭,任他親著臉和脖子,楊爺爺再次伸出雙手去解我媽媽的衣服,媽媽也任她去做了!

很快,媽媽胸前兩隻像東北大饅頭那樣的奶子露了出來,雖然是往媽媽稍為側身的方向垂去,但還是鼓的圓滾滾的成半圓形,白嫩的讓人疼愛,肉乎乎的感覺可愛,按高年級同學說的話,我媽媽就是大奶妹,那大奶子男人是很喜歡的!

我感覺也是,每次看到媽媽在家不經意的露奶,我也特想去摸一把,有時也故意裝模作樣的撒嬌,就為迎面抱著媽媽把頭貼到她胸部,那陣陣的乳香聞得好舒服!

可這下子楊爺爺卻二話不說一手一隻的把我媽的兩隻白大奶給拿在手裏,搓呀、捏呀、揉啊,接著還很過分的低下頭湊過咀去吃奶!什麼呀,你楊爺爺又不是我爸爸,更不是我,也不是小BABY,那麼大年紀還要吃女人的媽?

媽媽的奶子被楊爺爺一吃,全身好像打了個抖,可是因為~很不好受還是~很癢吧?我想!

這楊爺爺怎麼那麼會對女孩子使壞,我媽媽那奶子也沒有奶水,他卻像一隻狗餓久了,聞到剩過肉的盤子也搶著去舔似的瘋,頭在我媽媽胸前兩隻奶子的地方亂蹭亂拱,咀巴吸那豔紅的大乳頭,舌頭貼地式揩我媽媽的奶肉!

媽媽被他這樣一弄,身體抖得越來越多,可始終啊~頭是扭到一邊,看都不看楊爺爺那樣!

沒地多久,楊爺爺的咀放開了吸著的一隻大白奶,頭又伸到媽媽耳邊像說了些話,可也沒見媽媽回答他的,楊爺爺動著身體坐在靠近我媽媽的大腿的地方,然後竟然抓過我媽媽一隻手引到他的肚下腩,長滿黑毛的地方~

那裏~楊爺爺的大雞雞依然是那樣雄赳赳的豎起著,紫色蘑菇頭迎風招展一般神氣!媽媽的一隻手剛才是彎曲著縮在她肚子的地方捏緊著拳頭,現在被楊爺爺拉直,是那麼僵硬著,楊爺爺好像使了勁才把我媽媽的拉過來,讓手掌按在那根大雞雞上,他~他要我媽媽摸他的雞雞?

我當時想,這樣是不對的!

因為在上幼稚園大班的時候,有一次我在夜晚睡覺時看見過媽媽和爸爸在床上光著身體抱在一起,媽媽用手摸著爸爸那硬得好粗好大的雞雞。後來有一次我問媽媽為什麼要摸爸爸的雞雞,媽媽一開始樣子很慌張似的,問我沒什麼問這個,我說我看到了,於是媽媽說那是一種遊戲,是大人們做了兩夫妻才能玩的。

我又問我也能摸嗎?媽媽噗哧一下笑了,告訴小孩子不夠年齡是不能這樣的,會犯法,公安叔叔知道了會抓的!

我又問那媽媽你幫我撒尿的時候不是也摸我嗎?媽媽又笑了,但笑得有些奇怪的,然後就拍拍我的說不是的,那不是摸是撒尿,媽媽摸兒子的不會犯法!

想到這裏,我就替爸爸不高興了,媽媽要摸楊爺爺的雞雞是不對的,因為她跟楊爺爺不是夫妻啊?可~可是這次媽媽好像是被楊爺爺拉著手去摸的,不是媽媽主動的~就應該不是我媽媽錯了吧?

這樣的話~公安叔叔要抓也應該抓楊爺爺!

想到這我就放心了,繼續看,楊爺爺可能覺得媽媽的手不夠長,所以就把我媽媽摟起來,坐在他身邊,兩人挨在沙發上,他一邊教媽媽用手摸他的雞雞,一邊去親我媽的臉,媽媽的手一開始是被迫著那樣摸著大雞雞,像我的數學老師手把著手教我打算盤那樣,漸漸的媽媽好像摸習慣了,楊爺爺就鬆開了他的手,再摸我媽的大白奶。

我在奇怪,這樣很好玩嗎?就是前前後後的用手抓著圈套著動著,大雞雞的露出蘑菇頭時隱時顯,不就是跟爸爸做的那樣嘛,真不知道媽媽有什麼喜歡的!

在我看的有些不耐煩的時候,楊爺爺親我媽親的很緊,媽媽的半張臉、耳朵、脖子都被楊爺爺親遍了,忽然他又用手去把我媽媽的手,大手把小手,手掌貼手背,兩隻手一同去套弄那大雞雞,弄的快了,更快了,楊爺爺把媽媽摟得更緊了!

弄了一會,只見楊爺爺停止了親我媽,把頭靠在我媽的肩膀上,閉著雙眼,半張著咀,像說話也像呼氣,表情似乎在緊張著什麼?

沒過多久~楊爺爺整個人像被子彈打中似的一抖一顫,動靜挺大的,接二連三的抽動幾下,眼睛和鼻子還有咀像用力的擠到一塊,繃得可緊了!

“啊呀~”楊爺爺的喉嚨底發出了不小的一聲,連我也居然聽到了一點!

我正奇怪楊爺爺是犯了什麼疼痛叫的那麼大聲,以後他的雞雞受傷了痛起來!可馬上就看見楊爺爺整個人混身繃緊的勁一松,那光著的下體,雙腳又蹬又抖的動了好幾下~

一直不敢看他的我媽這時好像有點什麼驚覺竟然扭過頭去看楊爺爺大雞雞的地方,我也不自主的跟住盯著看去~我奇的幾乎也像楊爺爺那樣“啊”的叫出來!就是那一眼,我看著楊爺爺大雞雞那蘑菇頭中間像尿尿一樣,尿出來一沱東西,可又不像尿尿那樣連綿不斷的~是~是噴了出來一沱接著不到半秒鐘又噴一沱~

我看媽媽當時也是那驚奇的表情,瞪著眼那著那白色的東西一大坨接一小坨,一小坨又一小坨的噴到半空,然後又往下甩落下來,更不可思議的是那幾坨~像鼻涕的東西都甩落到媽媽一雙露出的大腿上。

因為剛才她跟楊爺爺“互動”,現在半坐著被強行摟靠在楊爺爺懷裏,她身上的裙子已經向後退,不但露出了一雙白玉一樣的雙腿,而且夾在兩腿中間的白色內褲也看到了!

咦~那坨鼻涕~那不正是媽媽前些時候把衣服拿回來時,我看到她兩條內褲上沾了好大一坨的那~
噢!原來那鼻涕是從楊爺爺的大雞雞裏射出來的?

不知道那鼻涕是不是有毒,媽媽才看著一坨坨打沾了自己一大腿,馬上顯得很慌很怕的樣子,身子往後移,雙手一推,硬生生把正在喘著大氣軟了半個身的楊爺爺推倒,然後緊張的就拿過沙發上放著的幾件衣服用力的擦著自己大腿上的鼻涕!

楊爺爺被這麼一推,也奇怪,剛才他抱我媽媽的時候好像很有勁的,可現在像沒了力氣一樣,被我媽一推就挨著沙發滑下,人像癱軟了一樣,躺倒著,一手捂著胸,用力的喘氣,像剛跑完了長跑,一躺下來已經不能再動!

媽媽用力的擦著大腿上的白色的~鼻涕,真的像鼻涕,看著是擦得差不多了,她就從沙發上起來,胡亂的把自己那些內褲和奶罩抓在手裏,急忙的就走到楊爺爺家大門,眼看著頭也不回的打開門就走~

可好楊爺爺像對著她說了一句什麼話,媽媽踏遠了的身子定住了,還有些猶豫的仰起頭,終於才回過頭看看楊爺爺,我也跟著看去,嘖嘖嘖!這楊爺爺怎麼那樣壞蛋,半躺在沙發上的他這時把兩隻又粗又長滿黑毛的腿分開得大大的,像故意讓人看他雞雞的地方。

定神看他大雞雞那裏,一抹鮮紅色,原來楊爺爺夠調皮的,在自己直橫倒的雞雞上套起一條玫紅色像布條一樣的小內褲,那~那也是我媽媽的,只是媽媽很少穿,我好像記得剛才把晾衣架扔下去的時候有這條在當中!

可楊爺鶬這是為什麼呀,好玩嗎?可媽媽看見了卻想有些為難,站住了好幾秒,才轉過身,走回到沙發前,稍為離開楊爺爺遠一點,彎了腰,臉也故意不看楊爺爺,手是很准的一伸手,在那大雞雞上抓起那條小內褲,一拉一脫,大雞雞是套著內褲的,一扯就給拉起來,然後內褲一脫開,一下回彈,打落在楊爺爺的肚腩下,並發出了“啪咑”一聲!

媽媽這次真的是頭也不回的馬上轉身走到門前,開了門出去,“咚哢”門關上了!

我再看看楊爺爺,哎?這楊爺爺沒有起來送我媽媽出門,真沒禮貌!他還是躺著,伸手摸著自己的雞雞,一邊不知從那裏拿出來一條小內褲,是淺藍色,薄薄的,有些透明,我認得,也是我媽媽的!

唉呀!我媽真在大意呀,還是漏了一條沒發覺呢!

接著楊爺爺抬手把那條小內褲拿到自己頭上~就這麼一放手,那淺藍色內褲就居然落在他頭上,蓋著了他的臉上,然後好像合著眼睛睡覺了!

咦!他不怕噁心嗎?把別人的內褲放在自己臉上,還就這樣讓鼻子聞著睡覺去,不覺得會臭臭嗎?

可我也沒心思再看楊爺爺了,趕緊把潛望鏡收回來,進房間放好,裝作沒事,回到客廳看卡通片,等待媽媽回家!

媽媽很快就進門了,還是像沒有看見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生我氣了,還是因為被捉弄了生楊爺爺的氣,臉紅紅的,喘著氣的,一進屋就拿著那堆收回在來的內衣褲,快步走進浴室。

我又去偷看一下,只見媽媽把拿回來的內衣褲和幾件衣服放洗衣機裏,開動了快速洗衣。唯獨剛才用來擦楊爺爺噴在她大腿上的鼻涕的和套在楊爺爺大雞雞上的,媽媽把它們放在臉盆裏,用肥皂用力的搓洗起來!

那時,我只顧好玩,覺得作弄媽媽後,我就不恨她了,萬萬沒想到這是把我媽媽往一隻老色狼的懷裏推!

就這樣的法子作弄,媽媽到楊爺爺樓下拿過幾次衣服,可我覺得沒什麼意思看媽媽跟楊爺爺做些什麼了,因為我也已經看過媽媽和爸爸做過,沒興趣一一偷看!

直到放暑假了,一天傍晚,正巧是媽媽的生日,爸爸答應早點回來跟媽媽慶祝!

可媽媽下班後,我一看蛋糕也買了,我很想吃蛋糕啊,媽媽說要等爸爸回來一起切蛋糕,可媽媽才說完這話買回來的菜也沒放下,家裏的電話響了,我看見媽媽眉頭一皺,我似乎也感覺到了那是爸爸打回來!

響了兩下,媽媽才去拿起話筒,應著,是爸爸,沒錯,媽媽聽著裏頭爸爸說,眉頭一直皺著沒鬆開來,難道?果然又猜到了,爸爸又得去應酬客戶!

果然,媽媽隨便的應了幾句好,就失望的把聽筒放下,像隨手一扔的就掛回去,話筒重重的掛落在電話機上,“噔”的一下,把我嚇了一跳!

我當時在打遊戲,這一聲響讓我嚇著了,我不知就裏的沖媽媽說你真沒禮貌,掛電話輕一點不行嗎?

沒想到媽媽就沖我發火了說我很煩,讀書不乖,只顧著玩!

我也生氣了,怪她影響我打遊戲,我放假了就要玩,有什麼不對。
【完】